美国因国会阻挠而未能加入的重要联合国公约

作为涵盖全球政治、经济、文化、技术等方面的重要多边条约,由联合国制定的各类国际公约在国际治理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由于公约对成员国具有约束性,各国在决定是否加入某公约时都会有非常谨慎的考量,而且往往由于一国内立法体制的不同,得到签署的公约也不必然在其本国内生效。这种情况在美国、中国等世界大国均有发生。今天,我们来总结一下美国虽然签署、但由于国会阻挠而未获加入的重要国际公约。


1. 儿童权利公约


《儿童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是一项有关儿童权利的国际公约。联合国在1989年11月20日的会议上通过该有关议案,1990年9月2日生效。《儿童权利公约》是第一个具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公约,其涵盖了全部的人权范畴,包括儿童在公民、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等方面的权利。该公约共有192个缔约国,得到了大部份联合国成员国的承认(或有条件承认),其中只有美国没有加入。1995年2月16日,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奥尔布赖特签署了该公约,但该公约因未能得到参议院的批准而未能加入。该公约遭到部分议员反对的原因包括公约要求对少年犯不能处以死刑,而美国有28个州在实践中可以对少年犯处以死刑;以及公约要求不得干涉少年的宗教信仰,这点绝对无法获得美国传统基督教群体的支持。


2. 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1948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后,人权委员开始起草国际人权公约。鉴于公民和政治权利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难以以同一套机制进行监督和管理,1952年,第六届联合国大会决定由人权委员会起草两个人权公约,以区分两者。1954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完成《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草案,提交联大审议。经过10余年的审议,1966年12月16日,第21届联大最终通过两项公约,供各国签署、批准和加入。《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先后于1976年1月3日和3月23日生效。自此,此两份公约与《世界人权宣言》共同构成“国际人权宪章”,成为国际人权领域最重要的文书。 截止目前,共有164个国家批准或加入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美国虽签署了该公约,但因未能通过国会批准而仍未加入。其遭到部分议员反对的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其中多项内容损害企业私有利益,例如公约中有关健康权利的规定损害倒美国制药企业的利益等。


3.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指联合国曾召开的三次海洋法会议,以及1982年第三次会议所决议的海洋法公约。其中第三次会议的会期长达10年,最终于1982年4月以压倒多数通过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总计赞成130票、反对4票、弃权17票。截止目前,签署并批准该公约的国家有160个。美国作为四张反对票的其中之一,至今仍未加入该公约。 美国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反对始于1981年里根政府上台。尽管在此之前,美国曾经积极参加第三次海洋法会议和公约条文的起草过程,但1981年1月里根政府上台后,立即站到了公约对立面。其反对公约的理由是第十一章的部分规定违反自由竞争原则,损害美国经济利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一章系“国际海底区域制度”的规定,主张将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海洋底土及其资源规定为“人类的共同继承财产”,建立“国际海底管理局”代表全人类行使这一权利。此外,其中还涉及“强制性的技术转让”义务,意味着开采者必须向发展中国家无偿转让深海采矿技术,并要求开发海底矿产资源时为了“保护发展中国家,使它们的经济收益不至因某一受影响的价格或该矿物的出口量降低而遭受不良影响”,应对开发的年生产量规定了最高限额。上述“平行开发制”、“强制性技术转让”和“生产限额政策”的要求遭到了美国的强烈反对,并提出取消强制性技术转让、删除限制生产政策、修改国际海底管理局的表决程序等要求。联合国海洋事务总署曾协调各国修改第十一章,使得美国对海底管理局的资金使用等重要事务享有否决权。虽然时任总统克林顿于1994年同意加入公约并提起参议院批准,并且在其之后的几任的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都积极尝试推动国会批准加入该公约,但其至今仍未获得参议院批准。


4.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京都议定书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的补充条款,是1997年12月在日本京都府京都市的国立京都国际会馆所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参加国三次会议制定的。其目标是“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含量稳定在一个适当的水平,以保证生态系统的平滑适应、食物的安全生产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2012年12月8日,第1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本应于2012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被同意延长至2020年。 虽然1998年11月12日参加议定书谈判的时任美国副总统戈尔在公约上签了字,但由于在此之前,1997年6月25日美国参议院已经以95票对0票通过了“伯德·哈格尔决议”(S. Res. 98),即要求美国政府不得签署同意任何“不同等对待发展中国家和工业化国家的,有具体目标和时间限制的条约”,该法案使得《京都议定书》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的几率非常低,因而并没有被时任总统克林顿提交于参议院批准。由于美国绝大多数政客都认为签署该公约、限制排放将对美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因此直至今日,美国仍未加入《京都议定书》。


5.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The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是一项有关妇女权利的国际公约。1979年12月18日,联合国大会上通过有关议案,该公约于1981年9月起生效。该公约旨在保障妇女在政治、法律、工作、教育、医疗服务、商业活动和家庭关系等各方面的权利。公约要求成员国必须承诺履行一系列的措施,中止一切形式对妇女的歧视。该公约已有188个成员国。美国是尚未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七国之一。联合国曾于2015年专门组织工作组调查美国在妇女人权保障方面的实际状况,认为,美国虽然是人均收入最高的世界领头经济体之一,但是美国妇女并没有获得其作为公民的正当地位。其调查显示,在美国,妇女在其公共和政治领域的任职率、经济和社会权利及其健康和安全保护的国际标准方面处于落后地位。 除了上述几个重要的国际公约之外,美国还存在很多已经签署、但未得到国会批准加入的联合国公约,比如《残疾人权利公约》和《保护生物多样性公约》。同样情况也存在于由联合国以外的国际组织发起的公约,比如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及国际劳工组织的部分核心公约等。



© 2018 By Shaoming Zhu

shaomingzhu@flia.org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