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 TTIP & TISA 如何颠覆国际经贸秩序和规则?

1990年12月,在关贸总协定的乌拉圭回合谈判上,布鲁塞尔部长会议责成关贸总协定体制职能小组负责”多边贸易组织协定”的谈判。1993年11月,乌拉圭回合谈判结束前,原则上形成了“多边贸易组织协定”。同时,在美国的提议下,“多边贸易组织”易名为“世界贸易组织”。自此,世界贸易组织成为影响甚至决定国际经贸秩序与规则的重要角色。


2001年11月,世界贸易组织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世界贸易组织第四次部长级会议,并开始展开新一轮的多边贸易谈判,这也就是多哈回合贸易谈判(Doha Development Round)。议程原定于2005年1月1日前全面结束谈判,但至2005年底为止仍未能达成协议,最终于2006年7月22日,由世界贸易组织总理事会批准,正式中止谈判。尽管之后世界贸易组织多次尝试恢复谈判,但最终由于印度、中国与美国在“特别防卫机制”上的分歧而最终宣告停止。


多哈贸易谈判的历史性受挫直接激发了国际社会对重建新的国际经济环境与秩序的欲望与需求。因此,自20世纪末、21世纪初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多项自由贸易区谈判、跨区域伙伴协议谈判等如雨后春笋般大量开展起来。由于谈判的进展过程多受保密承诺限制不得被公开,因而这类谈判与协议内容时常处于神秘状态。直至近年来,维基解密网站对大量谈判文件进行了披露,人们才逐渐认识到国际经济贸易秩序与规则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目前,全球范围内最引人关注的经济贸易谈判即TPP,TTIP和TISA。


TPP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已于2015年10月5日正式通过。TPP是一个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协定,其内容涵盖了货物贸易、原产地规则、贸易救济措施、卫生和植物卫生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服务贸易、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和竞争政策等。 TPP的签署国包括美国以及其他11个跨太平洋国家。如果说TPP是美国在东半环太平洋的经济战略布局,那么TTIP(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欧美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则是美国在西半环大西洋所主导制定的贸易战略计划。


然而,TTIP比TPP所影响的经济体能将更大。美国与欧盟经济体合计共占全球GDP的百分之六十,全球贸易商品的百分之三十三,全球贸易服务的百分之四十二。TTIP一旦达成,欧美将建立起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自贸区。与此同时,这也将成为美国与欧盟间经济贸易合作的最佳示范。美国在欧盟地区之投资为美国在亚洲地区投资的三倍,而欧盟地区对美国之投资为欧盟对亚洲地区之投资的八倍。也就是说,双方对彼此的经济影响与依赖远大于世界其他地区。因此,这一合作的达成将对双方经济整体增长都产生深远影响。


TTIP共包括五个大的目标:消除与预防贸易关税障碍;消除与预防非关税贸易障碍;消除人员、商品、服务与投资障碍;调和经贸法规与标准;对全球议题提出合作发展模式,建立共同贸易目标。


TPP与TTIP作为东西半球的贸易战略,共同成为美国试图构建全球贸易新规则的基础性框架。然而,除了这东西两翼之外,TISA (Trade in Service Agreement),国际服务贸易协定,更将成为美国保证其全球贸易规则话语权的保护措施。TISA是由少数世贸组织会员国组成的次级团体GRF(Real Good Friends of Services),“服务业真正之友集团”展开的。TISA所涉国家多达50个,影响力可波及全球三分之二的GDP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服务业贸易。从谈判国看,TISA对世界经贸秩序的影响将覆盖很多现有经贸合作组织。例如,20多个WTO成员国,绝大多数G20集团成员国,以及所有欧盟成员国均参与了谈判。然而,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和南非这些金砖国家,或者说可能对既定的有利于美国与欧盟的全球经济秩序构成挑战的国家却被排除在外。TISA是致力于推动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贸易协定,就目前已知的材料看,其内容包括空运、海运、包裹快递、电子商务、电信、会计、工程、咨询、医疗保健、民办教育、金融服务和移民服务等。


世界经济贸易秩序与规则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TPP已经扬鞭上道,TTIP和TISA的达成或许还有待时日,但是它们对全球社会的影响力将不仅限于经济和贸易领域,同时也将潜在地从对国家经济主权的影响扩大到对国家政治主权的影响,这一点值得人们做出更多的思考。

© 2018 By Shaoming Zhu

shaomingzhu@flia.org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